中国试管婴儿当妈说明辅助生殖技术安全了?真

- 编辑:admin - 点击数:142

中国试管婴儿当妈说明辅助生殖技术安全了?真

  30多年前,中国第一个试管婴儿在北京某院诞生,这个试管婴儿的名字叫做郑萌珠,她的出生标志着我国现代医学技术上的一次重大突破,也给千万的不孕不育的家庭带来的希望。但是与此同时,关于试管婴儿的一些负面信息和争议也是扑面而来。比如:试管婴儿的孩子不具备自然生育能力以及试管婴儿生出的孩子寿命较短等等。而就在4月15日,一则“中国首例试管婴儿做妈妈”的新闻轰动了医学界,一时间关于辅助生殖安全性的问题被多家媒体报道,并一直占据着百度热搜排行榜。

  【新闻回顾】

  4月15日上午8时34分,北医某院手术室内,伴随着“哇”的一声啼哭,一个新的生命降生了。这是一名身长52厘米,体重3850克的男孩。如同当年他的妈妈出生时一样,他的出生同样引人注目。

  一名医生走出产房,将郑萌珠产下一名男婴的喜讯告诉在外等候的家属。

  北医某院妇产科主任赵扬玉介绍说,31岁的郑萌珠因为胎儿胎位不正,孩子的头一直在上方,所以选择了剖宫产终止妊娠,整个手术非常顺利,母子平安健康。

  现场,在外等候多时的郑萌珠母亲郑桂珍已激动得眼角泛起泪花。郑桂珍说,当年是北医某院圆了她做母亲的梦,30多年过去,自己女儿又在这里当了母亲,惊喜之余,让她觉得最应该感谢的,是当年为她做试管的专家们。

  谈起第一次做母亲的感受,郑萌珠笑着说,对于此次生产她虽然非常紧张,但自己并没有想太多。“有那么多专家在场,我挺放心的,顺其自然就好”。

  据北医某院工作人员介绍,这名婴儿的妈妈是我国大陆首例试管婴儿郑萌珠,因此这名婴儿也成为由试管婴儿生产的“试管婴儿二代宝宝”。

  31年前萌珠的出生,开启了我国辅助生殖技术新的征程,而如今,试管婴儿二代宝宝的出生则是见证了我国辅助生殖技术的安全性。

  当大家都在欢呼雀跃地庆祝这美好一刻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了背后潜藏的危机。

  是的,对于某些可以满足公立医院试管婴儿条件的患者来说,这是值得庆幸的,但是对于因某些原因无法自己代怀孕或者是必须借助第三方辅助生育的客户来说,他们是否会因为这则新闻而选择无条件相信第三方提供的辅助生殖技术呢?会不会有非法机构借助这个信息来提高自己的可信度呢?

中国试管婴儿当妈说明辅助生殖技术安全了?真

  下面我们来看一组数据:中国每年约有2亿适孕产妇,其中不孕不育患者有10%到20%,而需要做试管婴儿的占20%到30%,也就是500万人左右。而国内所有生殖中心加起来,每年也就做了20万到30万例,剩下的470万左右则是一直在等待的状态,甚至有些像我上述提到的那样,有很多人不满足公立医院的试管婴儿要求。

  “二代试管婴儿宝宝”的诞生或称为非法代孕组织谈判筹码

  “二代试管婴儿宝宝”的诞生证明了我国辅助生殖技术的安全性,它是辅助生殖技术在我国茁壮成长的最有利的证明。它打消了一部分徘徊在试管婴儿做与不做之间的病患的顾虑,激起了更多不孕不育患者做试管婴儿的意愿。但是我们反过来想一下,如果庞大的辅助生殖需求量得不到满足,势必会滋生地下代孕产业链的疯长。我国的辅助生殖技术的安全性已经被证明,而实际上,辅助生殖领域却是危机重重,这里主要说的是第三方辅助生殖领域。“二代试管婴儿宝宝”的诞生或许给了这些非法第三方辅助生殖机构一个更好谈判筹码。

  近年来由于少数地区准入把关不严,对违法违规行为打击力度不够,也使得辅助生殖技术服务市场出现混乱,其实,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进入中国临床应用,主要运用医学技术和方法对精子、卵子、受精卵和胚胎进行人工操作,从而达到受孕目的。

  但是,目前社会上除了不孕症患者,还有人为了达到多胞胎目的滥用促排卵药物,网络商城售卖的各种促排卵药物,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但其实,促排卵药物属于处方药,必须在医务人员指导下使用,自行使用或不正确使用将会导致多胎妊娠、诱发卵巢肿大,严重者有可能导致血栓、肝肾功能损害,甚至危及生命。

  【案情回顾】

  前后交了200多万元找人代孕

  结果老板失联 机构人去楼空

  邵先生是温州人,目前一家人住在杭州。邵先生对记者坦言,他和妻子都40多岁,女儿3岁了,夫妻俩想再要个儿子。但因为妻子正值事业上升期,再孕育需要“休整”两年时间,说什么也不肯再生,他们便想到了代孕。可问了一圈后,夫妻俩打了退堂鼓。

  “很多是假的,骗了钱就跑路了。”邵先生说,“我认识的一个姐姐曾找到过一家深圳的代孕机构,负责人说他们可以提供代孕、借卵服务,业务很大还发展到了香港,包成功,不成功退款。这个姐姐后来选择‘代孕包怀男孩’的服务。这个机构也像模像样地带着做体检等,姐姐前后共交了200来万,对方让她回去等消息,说会根据她的要求选择代孕妈妈,可后来老板失联了。去深圳找对方,原先的机构早已人去楼空。”

  在地下机构做供卵

  女孩盆腔严重感染进了重症室

  有的人上当受骗损失了钱,有的人则躺进了医院重症室。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生殖医学科高惠娟主任医师就曾抢救过这样一个病人。

  “这个女患者挺年轻的,当时是因为腹部剧痛来到我们医院,检查后发现她盆腔严重感染,满腹腔都是腹水,此外还有少尿、凝血功能下降、血栓、呼吸困难的情况,在急诊重症室里躺了好几天。”高惠娟说。

  为什么会出现急重症,女患者一开始支支吾吾,最后在高惠娟的开解下才道出了实情,原来她在地下机构做过供卵,机构给她药物大量促排卵,取卵的时候发生了感染。

  像上述提到的代孕黑产业链下衍生的安全隐患还在不断增加。一方面,丰富的利润仍然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中介加入,另一方面,辅助生殖技术的临床成就不断的被证实认可之后,也会吸引更多的潜在客户。然而,所谓的辅助生殖技术的成熟、安全仅仅限于部分机构,整个辅助生殖领域大环境依然存在着种种隐患,如何创造一个安全的辅助生育环境迫在眉睫。

  代孕屡禁不止 创造安全辅助生殖环境是关键

  不可否认,代孕确实帮助了很多不孕不育家庭实现了生育的愿望,它给予了那些因为自身原因无法自己代怀孕的女性希望,也给予一些失独老人再次走出阴霾的勇气。

  在代孕问题上,最需要反对的就是商业性的行为。而对于“双方完全自愿,而且不涉及任何金钱交易的代孕行为,法律应该网开一面”。另外,对于代孕行为,一定要有一整套的程序规范,比如要指定医院,指定有资质的医生,还必须通过伦理审查,以要确定你需求者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做代孕的。

代孕妈妈